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8月27日下午,寻找中国创客2018年度路演前沿科技(北京)专场举行,真机智能、Roadstar.ai、蓝箭航天、安声科技、眼擎科技、安翰医疗、烯湾科技、趣充电、星际荣耀、七鑫易维、清锋时代、汇医慧影、图普科技、深瞐科技、北科天绘、天云大数据等16个优质项目展开角逐。

 

寻找中国创客发起人、北京文投集团总经理戴自更,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总经理李筱强,中国创客导师、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中国创客导师、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联想之星合伙人李明,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山水创投董事总经理王跃春等担任本场路演评委,对路演项目进行点评和打分。

寻找中国创客第四季启动以来,年度路演的安排更加常态化。在5月份至8月中旬,已经陆续举办了教育专场、文化娱乐专场、前沿科技深圳专场、小程序专场4场路演,从8月27日开始至9月7日,年度路演将集中展开,除了前沿科技北京专场,接下来还会集中安排文化娱乐第二场、互联网教育第二场、医疗健康、企业服务、消费升级等多个专场。

 

路演开场前,寻找中国创客发起人、北京文投集团总经理戴自更在致辞中介绍,寻找中国创客在过去的三年总共接触了大概6000多个项目,共计400多个项目进入路演环节,三年评选了40个年度中国创客。“希望能够在今天这些前沿科技项目里评选出非常有前景、有生命力的项目。”

寻找中国创客发起人、北京文投集团总经理戴自更

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总经理李筱强在致辞中说,前沿科技是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长期以来重点关注的领域。他指出,“在投资过程中我们深刻感受到目前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处在快速发展期,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

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总经理李筱强

中国创客导师、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表示,在参与寻找中国创客系列路演活动的过程中,他向很多年轻人学到了很多新的知识,这些年轻人的创业精神不断地鼓舞着他继续前行。

中国创客导师、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

中国创客导师,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在致辞中说,“很高兴看到大部分项目是围绕着AI,围绕着行业解决方案,围绕着AI芯片和应用,这些项目选自科技含量很高的领域。”

中国创客导师,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

 

在路演现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采访了5位投资人和16位创业者,他们分享了对前沿科技的见解。

六问投资人

1、你最常用的AI产品是什么,对它有哪些不满意?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是提供客服服务的语音助手,有欠缺的地方在于这类技术在自然语义识别的复杂程度上还需要提高。相信还要经历一个阶段的学习过程,才能提供和真人水平相似的客服服务。

联想之星合伙人李明:现在每个人每天都会使用大量的AI产品,比如使用iPhone就会用到Siri和FaceID,还有微信的语音转文字、百度地图的路径规划。在很多场景下,AI还不能达到用户需求的临界点,不过技术的不足之处恰恰就是创新点和突破点。

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百度输入法,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科大讯飞的也不错,但平时语音识别用得还不多。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语音输入法。搜狗、科大讯飞都用。还不错,但识别率还可以再提升。

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智能音箱、扫地机器人……对能比较好提高生产效率和生活品质的产品都比较感兴趣,性价比和产品体验还需提高。我比较期待的还是在汽车领域的一些使用,可以一定程度上解放我的双手。

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

 

2、2018年,前沿科技领域似乎尚未有系统性投资热点出现。在你看来,前沿科技领域最看好的三个细分赛道是什么?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AI领域,作为公认的最有前景的赛道之一,目前很多的项目都已经到了商用阶段;工业机器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工业机器人在智能化物流领域将有很大的应用场景,尤其是智能机械臂这类产品;自动驾驶领域,从商用角度看,目前低速的自动驾驶技术能够更快地在中国推广使用。

联想之星合伙人李明:一个是机器视觉,一个是交互式语音,还有就是自动驾驶。

联想之星合伙人李明

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我看的比较多的是偏深科技类的,比如3D传感器、AR和VR、AI在金融领域的垂直应用等。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自动驾驶、图像识别(医疗应用)、机器人炒股(高频交易)。

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我们持续看好前沿科技、先进制造。具体到细分赛道,我们重点关注汽车、机器人、仓储物流自动化,科技驱动的消费升级产品,我们也比较感兴趣。

3、在评估投资前沿科技项目时,核心考虑的是什么?

联想之星合伙人李明:持续的技术壁垒肯定是最为重要的考量因素,而这个因素的背后就是团队的背景和能力。前沿科技基本没有“草根创业”,大家都在拼团队有多少个博士,发了多少篇论文,这在以前模式类创业为主流的时代是非常少见的。

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首先技术壁垒是我们非常关注的,因为仅凭商务和战略很难完全领先,深科技壁垒是我们非常看重的;另外科技类公司还要具备一定的市场能力、眼光和头脑,所以我们也非常看重CEO的综合能力。最好是既有技术背景,同时又懂产品和市场。

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

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首先看团队,过去的从业经验和积累跟现在做的事有没有关系;第二看做的这个事市场空间大不大,未来能不能支撑一个或者几个大的公司;第三,尤其在前沿科技领域,我觉得要区分一下科技、科研和工程化三个概念。能工程化落地的科技产品,不单是科研的问题,更是能否实现的问题。

4、中国的科技行业可能要长期面临和大公司的博弈,投资科技项目时,是否会考虑BAT的布局?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在前沿科技领域,BAT威胁较大的创业型公司是模式类的创业型公司,也就是做平台、做整合的公司,这类公司的可复制性比较强,但也不是绝对没有投资和发展机会,需要考虑如何做出调性、做出与众不同的的点。BAT对提供原生硬科技的创业型公司威胁不大,这类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BAT倾向于选择并购或者投资。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

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这是绕不过去的。比如我们之前在看智能硬件项目时,会考虑小米能不能做这件事情,如果小米做这件事情,会对市场格局有什么影响,这个是必须要考虑的。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在To C领域确实要考虑,它们有流量、有变现渠道。但在To B领域没什么问题,比如说安防。如果项目有落地场景,就不怕BAT,它们也没有更大的优势。

联想之星合伙人李明:当初创公司发展到一定体量,自然就会进入BAT的视野,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但是,BAT的战略并不好预测,而且还会随时面临调整,我们又是做早期的,更不可能跟随BAT的战略去投资。

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BAT更多关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而在比较苦的工业领域、生产领域、汽车交通领域,它们实际上也不是那么强。这些领域的企业有很多机会。

5、此前的“红芯”事件引发了大家对自主创新的大讨论,你认为什么样的创新才称得上自主创新?

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一家企业不是什么都从源头做起才叫自主创新,要看做的事情有多深的技术含量。作为投资人从技术的角度来看,需要深入到公司的产品看一看,到底有多少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是自己做的,这和产品层面的改进是不一样的。

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最近一两年,整个国有化替代的民族情绪发酵起来了,大量的投资机构也开始关注这一领域的项目,所以有些企业可能做了一些to VC的东西。从我的角度来说,大家还是应该相信常识,没有那么多跨越式的东西。过去别人花一二十年积累起来的技术,我们不可能一两年内就能实现。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像红芯这种,有微创新没有问题,但不能夸大自己所做的事情。自主创新得在原理、工艺上有突出的改进。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

6、有没有绝对不投的赛道?

联想之星合伙人李明:在前沿科技这个领域里,我们没有什么绝对不看的赛道,对每个新方向我们都保持着足够的好奇心。我们还会投很多别人暂时不会投的赛道,比如2010-2012年我们在投AI,2015-2016年我们在投火箭和卫星。

明势资本合伙人焦腾:从2014年到现在,我们经历了好几个风口,比如 O2O、P2P等。即使当时已经是风口,但是我们觉得这跟整个基金的投资决策策略和方向纪律有冲突,就没有投。能克制自己不参与,不追风,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意识。

祥峰投资合伙人朱嘉:我主要看科技类的项目,所以偏商业模式、消费和品牌类的我一般不会看。具体在科技的赛道里,太过于重资产是我们要避免的,另外对于伪科技项目我们会比较审慎。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没有绝对不投的赛道,但绝不会投忽悠的项目,也不会投没有持续竞争优势的公司。我更倾向于投有技术壁垒、规模优势的项目。现在AI创业最大的坑就是直接去做BAT在做的产品,不如去做商业变现的应用。

 

六问创业者

1、当初为什么选择在这一领域创业?

真机智能CEO刘智勇:我之前一直从事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技术相关的研究工作,无人配送是一个传统移动互联网包括人工智能本身所无法解决的问题,2016年时机开始逐渐成熟。

真机智能CEO刘智勇

3D-FAB清锋时代CEO姚志锋:我的专业是雕塑,雕塑跟造型相关,造型跟3D打印相关。

安翰医疗副总裁郇丹丹:医疗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同时我们选择消化道是因为它在医疗领域市场空间非常大,胃癌是中国发病率非常高的疾病,但没有一个有效的筛查手段,我们就针对这个痛点去解决问题。

天云大数据副总裁李从武:我是学数学的,人工智能的算法问题是我的专长,我从事IT有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很自然在这个领域创业。

天云大数据副总裁李从武

北科天绘CEO王智武:我觉得激光雷达是一个先进传感器,几乎所有的人工智能都离不开传感器。我们创业的时候激光雷达这个方向还没热起来,但是我们觉得这个方向很有前途。

趣充电CEO蒋元珠:选择共享电动车充电桩领域创业有三点原因:一是出行领域电动化是一个大趋势;第二,在现有电动出行领域,电动自行车的市场最成熟;三是,通过互联网化的运营为用户提供服务,是社会责任。

趣充电CEO蒋元珠

安声科技创始人兼CEO刘益帆:我创业的第一个项目是旅游APP,结果这个行业门槛不高,无法发挥技术优势,所以我意识到要找到能发挥技术优势而又相对蓝海的领域作为切入点,最终找到了主动降噪。

2、用一句话概括自己和同行竞品的区别。

真机智能CEO刘智勇:我们是中国第一个专注最后一公里无人配送机器人的公司,具备全栈研发能力并将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共享的服务平台。

蓝箭航天相关负责人:蓝箭航天是真正踏实在做运载火箭的一家公司,这一方面体现在技术,一方面体现在态度。

星际荣耀副总裁霍甲:火箭是个硬科技,我们星际荣耀的创始团队从业已经二三十年,真的懂航天技术,这是我们跟竞品最大的不同。

星际荣耀副总裁霍甲

3D-FAB清锋时代CEO姚志锋:同行业做3D打印的公司创始人都是工科背景,我是唯一一个艺术背景的,我是用艺术家思维在做这件事情。

烯湾科技董事长、首席科学家邓飞博士:我们要做的事情是用下一代碳纳米管纤维全面代替碳纤维,做的是下一代产品。

图普科技CMO李麟:图普科技是人工智能的产品专家,很多公司是算法专家,而我们会更专注产品。

图普科技CPO韦光

安翰医疗副总裁郇丹丹:目前行业内只有我们能够实现精准控制、精准定位。

汇医慧影CFO王宜生:我们比别人更往前迈了一步,从AI1.0的辅助筛查诊断提高效率,走到了AI2.0辅助临床决策,从影像科走向了临床科室。

汇医慧影CFO王宜生

眼擎科技商务总监代勇:就是我们公司的名字:eyemore。我们目前的技术已经做到可以超越人眼,我们希望未来让机器比人的眼睛看得更清楚。

北科天绘CEO王智武:我们团队专注于激光雷达18年,是国际上在激光三维成像领域技术积累最深厚的几家公司之一。

Roadstar.ai 战略总监张昊:Roadstar.ai拥有Level 4自动驾驶的全栈技术解决方案,公司的创始人都来自于美国顶尖的自动驾驶团队,以多传感器融合为特点的技术方案是国际上主流的解决方案,比单一激光雷达的方案领先一个世代。

七鑫易维联合创始人彭凡:我们在技术指标达到全球一流水平的情况下,能在成本、服务和反应速度上超过同行,而且我的竞品几乎没有中国公司,都是国外公司。

七鑫易维联合创始人彭凡

3、你和公司目前最渴望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蓝箭航天相关负责人:蓝箭近半年内的两大主要目标,一是成功实现80吨推力的液氧甲烷发动机的点火、测试、定型,二是实现朱雀一号小型固体运载火箭的发射。

星际荣耀副总裁霍甲:一方面是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得到国家更大力的支持,包括发射许可方面,以及未来国家载人航天、探月甚至深空探测的任务,希望能给到民营企业;另一方面是希望大家一起把生态建设起来。

安翰医疗副总裁郇丹丹:希望能够实现产品的大规模普及,让中国老百姓都用起来,筛查胃癌,提高中国胃癌早期发现的比率。

安翰医疗副总裁郇丹丹

汇医慧影CFO王宜生:获取更多优质数据,和更多医院联合完成新产品的研发验证。此外,希望尽快通过FDA认证,尽快让AI产品独立商业化。

趣充电CEO蒋元珠:能够获得更多资源和资金方面的支持,以便去服务更多的B端和C端的用户。

安声科技创始人兼CEO刘益帆:在五年之内做到所有国产的家电上面只要有风扇,比如空调,电风扇等,我们就在上面安装一个降噪产品,实现这样的市场覆盖。

安声科技创始人兼CEO 刘益帆

Roadstar.ai 战略总监张昊:我们将和有技术实力的国际OEM(整机厂)在车辆方面进行深度的合作,并在此基础上继续扩大 Roadstar.ai 的车队,从而验证算法和积累数据。目前 Roadstar.ai 的自动驾驶车队有10辆车左右。

七鑫易维联合创始人彭凡: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下一轮融资做好,其次就是用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把技术快速铺向市场,让客户都能享受到我们的高性价比服务。

4、BAT对你们的业务是否有影响,如果BAT向你发起收购,会怎么考虑?怎么看待被收购这件事,当今的环境下应如何保持独立发展?

蓝箭航天相关负责人:目前整个民营火箭行业还没有足够成熟到引起BAT的介入,当民营运载火箭能够成功地把卫星送入轨道、真正有用途的发动机成功点火定型之后,行业的成熟度会比现在高很多。

蓝箭航天相关负责人

3D-FAB清锋时代CEO姚志锋:目前来看没有任何影响,我们做的是和底层制造业相关的工艺技术类产品,目前不会考虑被收购,因为我是破釜沉舟地在做这件事情。

天云大数据副总裁李从武:BAT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是否接受收购要看双方的理念和公司文化是否契合,而不仅是卖还是不卖的简单选择。

汇医慧影CFO王宜生:BAT和我们是合作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中国整个医疗市场大概有十几万亿的规模,BAT为创业企业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大家可以合作共赢,共同为中国医疗产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北科天绘CEO王智武:BAT跟我们是合作关系,并且他们明确表示不太可能自己做激光雷达这么垂直细分的硬件。收购如果是双赢的话可以谈,比如战略性并购就很有意义。公司要想独立发展,需要把技术做强,让别人离不开、追不上。所以高科技公司的地位,不在于大,而在于强。

北科天绘CEO王智武

深瞐科技联合创始人、解决法案总监肖可伟:在AI视频识别技术上,BAT不可能面面具到,如果他们想要和头部公司竞争,就需要先“跟大家做朋友”,他们聚焦大的“云”的构建,我们是聚焦具体技术和算法,实现优势互补。

安声科技创始人兼CEO刘益帆:目前已经有几家公司对我们提出收购或者控股的建议,我们拒绝了。目前短期内我们有技术的领先优势,同时环境不好不代表资本不出手。

Roadstar.ai 战略总监张昊:其实我们跟百度做的东西基本不一样。可以这样理解,百度就像是安卓一样,他们做生态,为别人赋能;而我们更像是苹果一样,做无人驾驶的全栈解决方案。 我们认为,在高级别自动驾驶领域,自己做是必须的,不同的车使用的传感器方案、布局、算法都会有差异。被收购的话,我们觉得这取决于未来市场的格局。如果未来具备 Roadstar.ai 一样技术实力的公司只有两到三家,那我们在市场上的话语权会很大,我们就会坚持自己做运营服务;但如果未来像 Roadstar.ai 一样的公司有很多家的话,那可能巨头就会考虑收购一家为己有。

Roadstar.ai 战略总监张昊

5、受限于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融资的难度不断增加,你的企业是否受到了影响?今年在融资方面的策略是什么?

蓝箭航天相关负责人: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感到许多基金放慢了出手的速度,这对于整个行业有一定的影响,但蓝箭还是在今年成功完成了两轮融资。

七鑫易维联合创始人彭凡:我们在去年年底完成了B轮融资,刚融完资本市场就冷了。今年想要融资就更需要把自己的价值和业务梳理清楚,重视公司的合规性。

烯湾科技董事长、首席科学家邓飞博士:有一定影响。因为我们是做基础材料,面向民营企业,需要资本市场的推动。我们已经启动Pre-A轮融资,计划在九月底之前结束。

烯湾科技董事长、首席科学家邓飞博士

眼擎科技商务总监代勇:如果是to VC的项目,可能对这种经济形势更敏感一些。而对眼擎科技而言,资本市场虽然有冷暖周期,但就我们所在的行业而言,绝对处于热门周期。一方面,眼擎没有选择通过烧钱,包装出一个非常 sexy 的商业模式,而是理性控制资金、成本,不太依赖资本输入。另一方面,我们也一直很务实地在落地造血。

深瞐科技联合创始人、解决方案总监肖可伟:目前大的金融市场环境,我们有信心会融到资金,但对企业的估值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需要尽可能的和投资机构沟通。

深瞐科技联合创始人、解决方案总监肖可伟

安声科技创始人兼CEO刘益帆:目前的资本环境,我们不是要不到钱,而是估值不会像以前涨得那么快。这也未必是坏事,以前的估值虚高,现在的投资机构是更理性了。

Roadstar.ai 战略总监张昊:暂时没有。我们刚完成一轮融资,下一轮融资也在进行中。本轮融资,我们主要是想找一些主机厂进行战略合作。就整个自动驾驶赛道的融资情况而言,我们觉得做L4的公司,融资情况都还比较乐观,受限于技术门槛,创业公司数量也有限。

6、红芯事件引发了大家对自主创新的大讨论,你认为什么样的创新才称得上自主创新?

3D-FAB清锋时代CEO姚志锋一定要在这个行业深耕六七年之后,才能对这个行业有更深刻的认识,在此基础上才能支撑创新。

3D-FAB清锋时代CEO姚志锋

蓝箭航天相关负责人:我们认为“自主”的意思是指相对于国外的制约,我们能够以中国人的方式、靠中国人的资源把事情做出来。

图普科技CMO李麟:算法维度、产品维度和商业模式维度的创新,这三个方面对于一家技术公司而言缺一不可。

安翰医疗副总裁郇丹丹:自主创新还是得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也要注重知识产权保护,要重视基础研究的积累、落地场景、应用等。

汇医慧影CFO王宜生:创新分为微创新和颠覆式创新,基础技术是通用的,我们可以学习别人的先进技术做出更适合中国环境的产品,在现有技术及基础上发挥自己的长处进行持续优化和迭代。此外,我们应该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单纯的盗用是可耻的。

北科天绘CEO王智武:现在有些芯片公司做的低水平芯片,主要依靠渠道,在特定市场上发展比较好,但放在国际市场上就没有竞争力了,我认为自主创在新技术上要有绝对优势。

眼擎科技商务总监代勇:国内无论是产业环境还是资本环境,可能都不太利于自主创新。在科技领域做自主创新,就要做好长期坐冷板凳的准备。有些公司宣称经过“长达400天的研发周期”,其实是非常可笑的事情。另一方面,商业化的市场也不是唯技术论。技术顶级的团队因为没有做好商业化落地而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创业既需要有技术能力,也需要有技术眼光。

眼擎科技商务总监代勇

星际荣耀副总裁霍甲:60年前中国航天诞生的时候,国外已经进行了封锁。在这个领域没得抄,只能自己干,干到最后反而进入世界领先行列。在我看来,其他行业也是同样的道理,国外的封锁反而会促进内生力的爆发。

Roadstar.ai 战略总监张昊:就自动驾驶而言,中美处于比较接近的起跑线上,硅谷最早一批做自动驾驶的,很多也是华人,就算法、软件、整体解决方案的范畴而言,中美几乎是没有差距的,也就不存在通过自主创新进行国产替代的问题。